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第一批)之一——林建国诉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房屋行政管理案例及案例引申法律问题分析
| 来源: | 编辑:楚霞芬

一、林建国诉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房屋行政管理案的发布背景

   20176月,最高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第一批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十个案例全部选自2016年度最高人民法院办理的行政案件。本案为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二、林建国诉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房屋行政管理案的基本案情及裁判结果

(一)基本案情

  济南市退休工人林建国肢体重度残疾,行走存在严重障碍。20079月,其向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市房管局)提出廉租房实物配租申请,通过摇号取得了该市槐荫区世纪中华城一套廉租房,签订了租赁合同。20105月,市房管局接他人实名举报后调查认定其存在取得廉租房后连续六个月未实际居住等情形。林建国主张因其肢体二级残疾,该住房位置偏远、地处山坡、交通不便,故居住不久后即搬出。同年713日,市房管局收回该房,并于同年9月给其办理了廉租房租金补贴。林建国又于2011年重新申请并取得廉租房实物配租资格,后以房源不适合自己居住为由放弃摇号选房。20114月,林建国将市房管局诉至法院,请求依法确认该局取消其实物配租资格的行政行为违法,判令该局赔偿其退房次日起至重新取得实物配租房之日止的相应租金损失。

(二)裁判结果

  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济南市城市低收入家庭廉租住房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房产行政主管部门应在作出取消当事人实物配租资格的书面处理决定生效情况下才能收回房屋。本案中,市房管局未作出书面处理决定而直接收回,造成林建国该次廉租住房实物配租资格被取消,影响其相关权利。遂判决确认市房管局收回房屋、取消林建国实物配租资格的行为违法,由该局按廉租房租金标准赔偿林建国从2010713日次日起至2010831日的租房损失,驳回林建国其他诉讼请求。双方当事人均提出上诉。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林建国存在连续六个月以上未实际居住情形,且在退房证明上签字履行了手续,市房管局依照有关规定取消其实物配租资格并收回廉租房的行为并无不当。同时,城市低收入家庭只能在租金补贴、实物配租等保障方式中享受一种,林建国已在当年9月取得租金补贴保障待遇,市房管局取消其实物配租资格结果正确,未作书面决定属程序瑕疵。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林建国的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本案后,贺小荣庭长亲自担任审判长于20164月赴当地开庭审理并主持调解,市房管局局长到庭参加诉讼。双方当事人本着互谅互让原则达成协议,林建国获得按新政策调配的公租房及救助金7万元。本案最终通过行政调解书方式结案。

 三、林建国诉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房屋行政管理案的典型意义

  本案典型意义在于,为残疾人提供公正、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务,不仅是人民法院践行司法为民的内在要求,也是我国加入《残疾人权利公约》后的庄严承诺。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不断健全残疾人权益保障制度。本案系最高人民法院首次赴基层法院开庭审理残疾人权益案件,也是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后首次依法以行政调解书方式结案不仅充分照顾到残疾人权利行使方式与实现途径,也通过行政负责人积极出庭应诉配合调解等举措,凸显对依法行政的重视,是共同贯彻落实立法新精神的生动实践。包括媒体在内的社会各界对本案一致好评,现场旁听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残疾人联合会的代表对庭审活动给予高度评价,中国残联为此也向最高人民法院致信感谢。本案对健全残疾人权益司法保障制度,推进残疾人事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示范意义。

 四、林建国诉济南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房屋行政管理案的引申法律问题分析

(一)行政诉讼文书样式简介:

2015062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行政诉讼文书样式》,新编、修订了132种行政诉讼文书样式。新样式共包括法院制作并发给当事人的判决(调解)类文书、裁定类文书、决定类文书、通知类文书等共96个,法院内部用报告、函件类文书14个和指导当事人诉讼行为用的文书22个。

(二)行政诉讼调解的适用范围: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不适用调解。但是,行政赔偿、补偿以及行政机关行使法律、法规规定的自由裁量权的案件可以调解。

调解应当遵循自愿、合法原则,不得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三)行政行为合法性审查原则:

合法性审查原则是我国行政诉讼中的一项基本原则。我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我们称之为合法性审查原则。它是指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案件,对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判的诉讼行为。合法性审查的实质是对人民法院行使司法审查权的限制,即人民法院在行政审判中享有不完全的司法审查权,以合法性审查为原则、合理性审查为例外,不能过度干预行政机关在法律规定范围内行使行政权力时的自由裁量权。

合法性审查原则的具体要求为:

1、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审查的对象是行政主体的具体行政行为,不包括行政机关制定行政法规、行政规章及发布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等抽象行政行为,具体参见《行政诉讼法》关于受案范围的相关规定。

2、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合法性审查为原则,以合理性审查为例外。以合法性审查为原则体现在《行政诉讼法》第一章总则中第六条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以合理性审查为例外体现在《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中第六项明显不当的

3、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其审查行政行为合法性的标准主要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的规定执行,即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的;()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违反法定程序的;()超越职权的;()滥用职权的;()明显不当的。

4、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其审查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依据为《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地方性法规适用于本行政区域内发生的行政案件。人民法院审理民族自治地方的行政案件,并以该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为依据。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参照规章。